大繁华里,款款回身(下)

导读—  顾老师舞台上回身,也在现实世界回身,一句一喝采的现世繁华...

重读顾老师的自传《休恋逝水》,「顾正秋」的传奇,是顾老师自己唱的「休恋逝水」四个字,在她回身之后,仍然余音回荡悠扬,如寺庙钟声,可以发人深省。

大繁华里,款款回身(下)

/蒋勋

最后一次跟顾老师聚餐是2016年春天,顾老师明亮美丽,细述往事,无法想象她已过了八十岁高龄。我跟顾老师说,想找同一句唱词唱腔,反复让年轻人听,梅派如何唱,程派如何唱,顾老师如何唱,甚至张君秋如何唱,张火丁如何唱,反复比较,一定可以听出美学上的不同。像同样一段巴哈,傅尼叶拉的大提琴,和马友友拉的,重复听,就听出轻重缓急的一点点差异,那也就是美学风格的差异。

 

2016年初夏,有人告知兴建中的表演艺术中心将在10月开幕,要向顾老师致敬,邀我跟顾老师对谈。顾老师是我最尊敬的前辈,我不敢「对谈」。我建议主办单位用一场演讲向顾老师致敬,我也通过任祥转达我的计划。我一直听顾老师的唱腔,觉得她在梅派的基础上融入了程派的委婉。梅兰芳创造了华丽明亮的唱法,彷佛阳光闪烁;程砚秋低回转折,像秋风阴雨里云层遮掩的月光,总在尾音处缠绵不断。顾老师融合两者,让梅派的华丽和程派的低郁融合成新的顾派唱腔,一霎时如春光明媚,一霎时如秋风秋雨,恍惚迷离,恰恰是她人生大繁华里回身的优雅谦逊。

 

因为表演中心兴建延误,原订10月的这场演讲就延期了。顾老师辞世,任祥整理遗物,在顾老师书桌上留着给我的信封,里面装的正是梅派、程派,和顾老师同一出戏的资料。任祥说:这是顾老师留给我的功课。

 

在旧金山讲完「肉身觉醒」回到学生家,从网络上再一次一次重看顾老师的戏,《玉堂春》、《四郎探母》、《锁麟囊》,顾老师舞台上回身,也在现实世界回身,一句一喝采的现世繁华,她都知道是「梦」「幻」「泡」「影」「露」「电」了吧。

 

重读顾老师的自传《休恋逝水》,「顾正秋」的传奇,是顾老师自己唱的「休恋逝水」四个字,在她回身之后,仍然余音回荡悠扬,如寺庙钟声,可以发人深省。(下)

 

大繁华里,款款回身(上)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