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说佛经故事:尸毗王割肉喂鹰(三)

导读—  尸毗王割肉喂鹰的故事变成是敦煌壁画里非常重要的主题

蒋勋说佛经故事:尸毗王割肉喂鹰(三)

文/蒋勋


尸毗王看了看老鹰,看了看鸽子,看了看他面前豪华的宫殿,看了看美丽充满了女性魅力的妻妾们,再看着他刚刚吃过的最丰盛的食物,忽然觉得这些东西有一天都会远离他而去,有一天他会像鸽子一样发抖、害怕,可是死亡必然来临。所以在刹那之间,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跟他的随从说:“好,去拿天平来。”随从不知道国王要做什么,就拿了一个皇宫里面很准确的天平,上面有刻度。尸毗王把左手掌上的那一只鸽子放在天平的一端,接着他就说,拿一把最锋利的小刀来。那随从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把小刀拿来。他拿在手上看着鸽子,然后又看看老鹰,对老鹰说:“我决定从我自己的身上割一块肉,跟鸽子一样的重量,来救这个鸽子。”

 

就是说,你要吃鸽子,你要吃带血的肉,所以我就割一块跟鸽子一样大小的肉给你吃,来救这个鸽子。我们都知道在敦煌壁画里,这一段壁画产生的骚动,当尸毗王讲出这一句话之后,周边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那些他所爱的、围绕在他旁边的美丽的女子就抱着他的腿,抱着他的手,不准他去做这件愚蠢的事情。这大概是在敦煌壁画里最惊人的戏剧性的场面,画家画得非常得漂亮,很多的女子那种恐慌大叫尖叫的感觉,都可以从画面里感觉出来。可是尸毗王已经决定了。鸽子放上天平以后,另外一端就翘起来,他说,他要从腿上割一块肉让它平,平了以后就拿这块肉救下这个鸽子,老鹰就饶过这个鸽子。

 

老鹰的反应很特别,老鹰很冷静地看着尸毗王说:“好,可是你要知道一定要等重,不等重不公平。”尸毗王答应了,就用他的刀在他的右腿大腿骨开始割肉,这也是敦煌壁画绘本里不断重复画的画面,当然是血淋淋的。旁边所有的人都尖叫,觉得国王简直疯了。鸽子安安静静地卧在垂下来的天平的一端,另外空的那一端等待着尸毗王把自己身上一块带着血的肉割下来放到天平上。大家都以为这一块肉放上去,两边会一样地平,可以救下鸽子。我想,佛经的故事常常让我们非常惊讶,就是它的后续常常是你意料不到的。当这块肉放上去以后,尸毗王觉得这块肉绝对比鸽子还要重,带着血、带着体温,应该可以把鸽子救下来,结果天平纹丝不动,完全没有动。这时老鹰更残酷地冷笑说,一定要等重。这是在提醒尸毗王,尸毗王觉得不解,为什么天平没有动?这个不动的天平是因为我身上的这块肉没有办法跟鸽子等重吗?他只好忍着痛继续割第二块肉,把第二块肉再放到天平一端,天平还是不动。我在读《金光明经》的时候,读到这里我觉得要正襟危坐了,我想正襟危坐的感觉是忽然知道这个故事其实在讲一个让你很心痛的东西,尸毗王当然最后是把一片一片的肉割下来放上去,割肉喂鹰,因为他发现身上已经割到没有地方有肉割了。

 

我们看到的敦煌壁画绘本,画到最后的时候,画面出现的是尸毗王遍体鳞伤,他身边的侍从和妻子们都被吓跑了,不敢看这样一个痛苦的场面。可是他忽然从身上巨大的痛,痛到没有肉可以割的绝望当中,忽然扑身而起,因为他知道他必须用全部的生命去换鸽子的生命。一块肉救不下鸽子的生命,你必须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救一个鸽子的生命,所以全身飞扑起来,扑到天平上去,替换这个鸽子。依据《金光明经》最后的结局,壁画中一切都不见了,因为宫殿、珠宝、鸽子、老鹰、妻子,包括自己的肉体,对于《金光明经》来讲,只是某一世当中的一个故事,必须要解脱,当他解脱掉以后,他才去转世成下一个世代。以后我们会讲到萨埵那太子,又是他的另外一世,他在一世一世地轮转,最后他变成了释迦牟尼佛。当他变成佛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叫做涅槃。

 

这是跟埃及完全不同的神话故事,说明对肉体的不同的态度,可是我们大概可以想象,数千年来有多少人听着这个故事,在里面所得到不同的感受、感动。人类在最古老的文明里,已经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传说故事,可能都包含在我们今天所说的故事的范围之内。在人类最早说故事的岁月当中,可能那个时期人类的文明连文字都还没有,就是口耳相传。我们今天有广播,是经由听觉去跟很多朋友发生关联,当我们听广播时,跟我们自己阅读一本书,或者阅读一本杂志,不同到底在哪里?所以常常在广播这样的一个工作范围当中,会去思考到听觉存在的特性。

比如说,当我用耳朵、用我的听觉去聆听一个故事的时候,跟我自己拿一本书去阅读,其实是非常不一样的。我们常常觉得人的声音当中有他自己存在的一种特殊的品质,所以有些让你觉得是比较悦耳的声音,或者觉得比较亲近、比较温暖的声音。有些声音也许觉得好像是比较冰冷的或者比较遥远的。我们在小的时候,譬如母亲在跟我们说故事,我们常常觉得母亲她的声音,变成了我们听觉里很美的一个回忆。这是我特别强调听觉的原因,因为我觉得听觉其实不止是一个客观的声音,一般人会说,国语的发音很准,所以叫做好听的声音。我想还不止如此吧,我相信很多人的母亲小时候讲故事,有时候是用地方母语——方言在讲的。每一个地方的方言透过母亲的声调讲述的一个个故事,一定有它不可取代的某种温暖和感动的力量。

 

所以我要强调听觉,尤其是说故事的听觉,可能是一个很特殊的心灵记忆,它会打动我们。当我们听到尸毗王割肉喂鹰的故事时,一个国王因为鸽子将要被老鹰吃掉,所以他心存不忍,对死亡的不忍,觉得这么美的鸽子,这么驯良的鸽子,竟然要被老鹰活活地吃掉。所以他决定用他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来替换鸽子的生命。我想这个故事曾经用印度的语言在印度流传了非常长的时间,有一天它被翻译成华人听得懂的语言,传到了敦煌。经由佛教的传播说给很多人听,很多老百姓最初不见得是佛教徒,可是听了这个故事,也仿佛感觉到对于死亡的一种很特殊的不忍,不止是鸽子的死亡,更多的可能是每一个人的生命最终都必须面对死亡的现象。

 

这个故事就变成了大家很爱听的一个故事,里面又有很多的传奇性,很多的情节在发展,当我们看到、听到尸毗王拿刀子从他的腿上割肉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种惊讶,也可能会有一种心痛。这些故事后来就在民间流传开来,很多画家就依据他们听到的故事,把这些画在敦煌的壁画上,尸毗王割肉喂鹰的故事变成是敦煌壁画里非常重要的主题。


友情链接:

 

蒋勋说佛经故事:尸毗王割肉喂鹰(一)

蒋勋说佛经故事:尸毗王割肉喂鹰(二)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