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系列:女同志藕官及其他(上)

导读—  红楼梦小人物一个一个故事读下去,恍然觉得《红楼梦》的「葬花」,并不止...


 一个一个故事读下去,恍然觉得《红楼梦》的「葬花」,并不止是林黛玉的「侬今葬花」,竟然是所有少女共同的预知死亡记事……

 

 

美学系列:女同志藕官及其他(上)

/蒋勋

 

《红楼梦》里有好多丫头,他们在整部小说里占据的分量,她们的重要性,被作者描述的用心程度,都丝毫不逊色于主要的贵族小姐们。

 

小说开始,贾宝玉十三岁,喝了酒,在秦可卿卧房睡了,作了一个梦,到了「太虚幻境」,看到好多大橱柜,上面都有封条。有一个橱柜上标记着「金陵十二钗正册」,警幻仙姑跟他说,橱柜里是他们家族女子命运的账册。小男孩好奇,想知道自己的姐姐妹妹们的未来。账册分正册、副册、又副册。正册里记的是小姐们,像贾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姐妹,像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王熙凤、李纨、秦可卿、巧姐,也就是一般人说的十二金钗。副册里记的是妾,像薛蟠的妾香菱,就在副册里。

 

贾宝玉第一本翻开的,不是正册,不是副册,而是「又副册」。又副册里他看的第一个判词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皆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这是晴雯的判词,是贾宝玉最亲、最纵容、也最疼惜的贴身丫头。

 

晴雯在小说里的故事有很多,有「撕扇」,有「补裘」,性格顽皮,冬天大雪夜晚穿着内衣就跑出门外,招了风寒。贾宝玉日夜服侍汤药,用西洋上等鼻烟给她治鼻塞。晴雯最后被王夫人从病床上拉起,看她头发不整,就断定是「狐媚子」,会带坏少爷,立刻赶出贾府。晴雯最后郁郁死于家中,凄伤哀惋,贾宝玉在她临终时赶去看她,她咬断两根养到数寸长的指甲,放到男孩手心。

 

晴雯故事的分量,比小姐贾迎春、惜春都更重要,使人心痛疼惜,她在小说里占据的篇幅,也不下于贾元春、妙玉。

 

用主人、奴仆的高下,排列品评《红楼梦》角色的重要性,可能是对《红楼梦》极大的误解。《红楼梦》的作者,其实大大颠覆了他自己时代的阶级观念。他心里眷恋、不舍,细细描述一生遇到的许多少女,不分贵贱,一起长大,一起度过荒唐又美丽的青春,一起喜悦,一起忧伤,分享心事,分担心事。她们也都像是前世的知己,要重来人间,了彼此的因果,各人还各人该还的眼泪。

 

这些丫头,多是因为家里穷,被卖出来,像袭人,从小签了卖身契。袭人原来服侍贾母,后来贾母心疼孙子宝玉,就把最可靠稳重的袭人拨到宝玉房里照顾。

 

贾母大概是最会调理训练丫头的,这些穷人家孩子多是十岁左右卖进贾府,学习做家事,学习针黹女红,学习铺床迭被,学习应对进退。

 

贾母像一个人力资源中心,她调教的丫头都成熟能干,大方体贴,除了袭人以外,她还训练了一个丫头紫鹃,后来就拨去照顾外孙女林黛玉。

 

贾母自己身边最得力的丫头是鸳鸯,如果细心把鸳鸯这角色看清楚,就知道她扮演的是贾母身边特别助理和机要秘书的角色。鸳鸯不是买来的奴才,她的爸爸金彩就是贾府老仆人,哥哥金文翔和嫂嫂都在贾府做佣人,算是「家生子」的奴仆,地位很低。

 

鸳鸯经过贾母调教,平日不言不语,但只要贾母提及一件事,或想起一件东西,鸳鸯可以即刻回答,东西放在哪里,事情如何处理,她都一清二楚。

 

甚至连贾母玩牌,都要鸳鸯在一旁帮忙,洗牌、收钱,都是她负责,贾母要和牌了,缺一张「二饼」,她就打暗号,让其他三家故意放炮,给贾母和牌,让老人家开心。

 

像鸳鸯这样忠心耿耿、又聪明伶俐的助理秘书,相信今天政府、企业主管,也都觉得是难得一见的好帮手吧。

 

然而,这些貌美、聪慧、能干、青春的少女,十五、六岁,她们都将面对着什么样的未来,有什么样的结局下场呢?

 

作者写到了鸳鸯,一个服侍贾母、从不为自己前途打算计较的少女,有一天被好色的老爷贾赦看上了。

 

贾赦是贾母的儿子,儿子看上老妈的女佣,要老婆邢夫人出面去要,闹了一场风波。

 

贾母当然不高兴,指责儿子:官不好好做,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年纪又大了,娶回来搁在房理,平白耽误少女青春。

 

贾母的话听了令人心痛,不知当年有多少清白少女就这样被糟蹋了。

 

鸳鸯反应强烈,当着众人面哭诉,拿出剪刀就要断发,发誓侍奉贾母归了西,自己一辈子不嫁人,或死,或做尼姑去。

 

鸳鸯这样做,当然也给老爷难看。贾赦有权有势,碍于母亲情面,一时要不到手,但是放话说:终究逃不出我掌心。

 

是的,一个世代地位卑微的奴婢,能逃得出霸道主人的掌心吗?

 

晴雯、鸳鸯、平儿、跳井自杀的金钏、被人口贩子拐卖的香菱、厨娘的病弱女儿柳五儿……一个一个故事读下去,恍然觉得《红楼梦》的「葬花」,并不止是林黛玉的「侬今葬花」,竟然是所有少女共同的预知死亡记事,是一个大观园里曾经拥有美丽青春的少女生命的飘零消亡。

 

作者为她们立了坟冢,为她们细细撰写椎心刺骨的碑记。

 

在〈不了情暂撮土为香〉这一回,贾宝玉不参加王熙凤寿宴,独自一人,带着茗烟,快马出城,他说要找一个冷清的地方。到了荒郊野外,他要香,要香炉。读者想:宝玉是要祭奠什么人吧?

 

然而宝玉不说,作者也不说。整整一回,不知道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为何满眼泪水,为何看着水仙庵的洛神像落泪?最后香炉放在寺院井台上,细心的读者或许才会意识到,不久前有一个刚投「井」自杀的丫头,然而作者始终没有说出这丫头名字。这一天是这丫头的生日,没有人会记得一个微尘众生的死亡和祭日,然而《红楼梦》的作者记得,他要诚心在「花冢」前燃一炷香,为所有受苦死去的女子静默祝祷。

 

【关于赵国基】

 

心里惦记着《红楼梦》里多如繁星微尘般的众生,像恒河沙数,无量、无边、无尽,潮来潮去,翻滚浮沉,一个浪花,一个漩涡,就消逝得无踪无影。有一天忽然想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赵国基,就随意问了几个爱读《红楼梦》的朋友:记得赵国基吗?

 

「赵国基?有这个人吗?」

 

是的,有「赵国基」这个人,他出现在第五十五回,作者提到他,是因为他死了。

 

一出场就死了,好像没有故事了,所以大家不容易记得他。然而,微尘众生,流浪生死,故事都没有完。水面蜉蝣孑孓,都没有结束。一株草,一块石头,有想、无想,也都没有结束。一个浪花,使恒河沙聚、散、漂流,好像是结局,也并不是结局。后面还有更多波浪漩涡,微尘沙数,似乎灰飞烟灭,但是都还在,也都还有未完的故事。

 

赵国基是荣国府世代的奴仆,书里叫「家生子」。「家生子」是家里世代奴才,长到二十岁上下,由主人作主,男女配对,生下儿女,也都在家里做奴仆。女的做丫头、做厨役,管理洒扫杂事;男的做书僮、车夫、门房、随员。「家生子」地位很低,比外头买来的奴仆还要低。

 

五十五回里头赵国基死了,因为王熙凤生病,不管事,管家吴新登的媳妇就向代理的李纨报告:赵国基死了,要发多少丧葬费?

 

荣国府一天不知道要有多少事情发生,赵国基,一个地位低卑的「家生」奴才死了,要发多少丧葬费,当然不是一件大事。

 

代理管事的李纨像个新任总经理,碰到吴新登老婆这样厉害的老员工,一时也傻住。李纨想起前一阵子,袭人母亲死亡,发了四十两丧葬费,就决定赵国基的丧葬费也照办,发四十两。

 

这当然是小事,贾府每天这样的小事成千上百,也不会有人计较。吴家媳妇领了「对牌」,就要去支领银子。

 

李纨是贾府出了名的好好先生,柔弱退让,她代理总经理管事,贾母、王夫人都不放心,这么大的家业,这么多人口,比今天一个中小企业还大,人事管理也还要更繁杂。贾母、王夫人,像退休了的董事长,虽然退休了,却不放心,知道李纨管不住,就另外加派了才十四岁的三小姐贾探春协理家务。

 

探春年纪小,头脑却十分清楚,她立刻觉察到这赵国基的丧葬费有玄机。

 

探春把正要走的吴家老婆叫住,问她:过去「家生子」和「外头的」两种奴仆,丧葬费有什么不同?

 

一个上轨道的企业,一个上轨道的政府,都有法律,也有前例。贾府的规定,「家生子」是世代奴仆,丧葬费只有二十两,「外头的」,像袭人,是新买来的奴仆,丧葬费是四十两。

 

探春精明,立刻发现吴家这老员工存心要糊弄新管事的主人,不交代公司法规,不报告旧例前帐,一出手就要逼新主管出糗,让管事的李纨难堪。

 

吴家老婆被探春抓住错,赶紧掩饰:「赏多赏少,谁还敢争不成?」

 

老员工认定李纨是胡涂好人,可以瞒混,也看不起探春,觉得不过就是个十四岁的少女,未经世面,哪里能有作为。这吴家老婆万万没有想到,探春头脑如此精细,如此有主张魄力。

 

管理是一门大学问,除了客观的立法、订定规则,建立秩序,更难的恐怕是对复杂的「人性」的了解吧。

 

探春的精明绝不止是懂管理,她头脑清明,了解人性有时如此卑劣,要幸灾乐祸,要无事生非。因为,这死了的赵国基,不是别人,正是探春的亲「舅舅」。

 

赵国基,贾家一个门房警卫,地位如此低卑,死了却惹出一场大事。

 

赵国基,大家不记得,他有个妹妹,却在《红楼梦》里无人不知,就是经常惹是生非的赵姨娘。

 

赵姨娘原是贾府丫头,大概有点姿色,被老爷贾政看上了,收纳为妾,生了两个孩子。大女儿就是此刻协理李纨管事的贾探春,另一个是人人嫌厌的儿子贾环。

 

赵姨娘因此也和赵国基一样,是出身「家生子」,贾府世代的奴仆。即使被老爷看上,升为妾,还是没有地位身分。她亲生的女儿、儿子,都不能叫她「母亲」,只能叫「姨娘」。

 

贾府的「妾」,像代理孕母,生下的儿女,都不能认她,探春、贾环的「母亲」是贾政的元配王夫人,当时四大家族担任九省检点的王子腾的妹妹。

 

吴家媳妇当然清楚这些人脉关系,借着赵国基的死,给探春难题,看这「新协理」会不会营私舞弊,袒护亲人。探春这一天如果糊里胡涂批准了四十两,吴家老婆就可以在外面放话,指责探春包庇亲舅舅,该发二十两的,发了四十两,探春的管理就失了公正性。

 

探春秉公处理,要吴家老婆「查旧帐」,吴家的查了,清清楚楚,「家生子」是二十两,「外头的」四十两,有隔省迁葬的加到六十两,都有注记。


这账簿也说明贾府富贵四、五代,像一个上轨道的企业,有严格的立法,管理严明公正,一丝不苟。

 

探春依法,批了赵国基丧葬费二十两。一下子少了一半,吴家老婆一宣扬,添油加醋,赵国基的妹妹赵姨娘当然立刻闹了起来。

 

赵姨娘在五十五回大闹探春办公室,是红楼梦精采的一段。赵姨娘在大庭广众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要女儿「拉扯」她,又埋怨探春管事掌权了,就作贱自己亲娘、亲舅舅,苛扣丧葬费。

 

赵姨娘其实不堪,但大概也可以了解,华人的家族血缘关系,一直是舞弊营私的共犯结构。自己家人一掌权,立刻想到的是如何借机会赶紧捞一点好处。

 

办公室里,大家都在等着看这「新协理」如何处理自己老妈的胡闹纠缠。

 

探春了不起,她确定执法公正,不徇私,赵姨娘继续闹下去,探春就讲了实话:「谁是舅舅?」

 

赵国基是「舅舅」吗?探春质问:「既是舅舅」,为什么外甥贾环出门,赵国基要站起来?贾环上学,赵国基要跟在后面?

 

探春毫不留情,指出这赵国基就是门房、随员,是世代「家生子」的奴才,贾环是少爷,不会认这「舅舅」。

 

探春严厉反问:「既是舅舅,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

 

探春一上任管事碰到的难题,会不会仍然是今天华人社会管理上的难题?不依循客观法治,纠缠着复杂人事关系,「母亲」、「舅舅」都到办公室来要好处,公领域和私领域划分不清楚,接下来,就还有更多天罗地网的伦理关系扑天盖地而来,层层缠绕。新的当政者上任,人事关系就搞不完,更别想有任何改革建树。

 

然而赵国基的相貌样子,常常在我脑海盘旋,没有任何一本《红楼梦》插图找得到赵国基。但是,赵国基在任何一个社会也不难看到吧,在豪宅大楼警卫室一角的管理员,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员,各个街道上清晨扫地的清洁工,国立大学替大学生擦桌子的阿伯,南港中央研究院的老年工友,头发花白,看到年轻博士,毕恭毕敬,弯腰行礼,像赵国基,一看到少爷贾环出门,立刻站起来,打躬哈腰,尾随在后面。

 

(上)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