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的善与美(二)

导读—  大仁者不失其赤子之心



生命里的美与善(二)

/蒋勋

 

儒家里有一个字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我也在我自己的很多论述里很喜欢谈到这个字,其实孔子谈的最多的这个字不是善,是“仁”,仁爱的“仁”。可是这个字现在被误读的现象也非常严重,因为我们常常讲到“仁”是说,我对别人仁慈,我对别人仁爱,我爱一个人,我悲悯一个人,同情一个人这个叫做“仁”。大概跟西方讲的(英文)其实是一个一样的字意,可是孔子讲的“仁”的本意其实非常有趣,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保留在庶民的文化当中,我们吃一个小吃叫杏仁豆腐,那里面有“仁”那个字,我们嗑瓜子有一个瓜子仁这个字,“仁”这个字有没有可能是种子坚硬的部分里面保有的那个最柔软的“芽”,发生生命的“芽”。当有一天我在嗑瓜子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仁”可能是孔子讲的那个“仁”的时候,我吓一大跳,然后我就觉得这个哲学里面对这个“仁”这个字的祝福,其实是生命应该得到生长,就是人是生生,生命必须生长,那是一个“善”最好的本意。

 

在任何一个状态的生命,不管是一个低卑的植物,是一个动物,或者到灵长类的人类,他的生命都应该被祝福,阳光在祝福他,空气在祝福他,所有的水在祝福他,一切的食物在祝福他,使这个生命成长,就像一朵花在开放一样。这会不会是在儒家的核心位置的、哲学核心位置的“仁”这个字最早应该谈的东西。他可不可能是发展成人类行为里的“善”更早的一个基因,我说基因的原因是,他不一定是对人,他可能是对一朵花,对一个植物。譬如我想讲一些慢慢从善跟美互动的关系,因为我很高兴今天这个题目没有把善放在美上面,也没有把美放在善上面,而是善与美,他们是对等的位置,或者说有没有可能善跟美其实是一体,不太能够分的东西。

 

下面我讲一个故事是我们大概在台湾每一年的四月会有一个桐花季,我想桐花大家都知道,木字旁一个大同的桐这个字,其实桐花种类还可以细分。在台湾有一种很高的桐木,我们叫做油桐,因为它的种子可以榨油。那么在日本统治台湾的时候种了很多这种书,因为它可以榨油,同时它的木材很轻,可以做木屐的。可是后来都不太用桐油,也不太用它做木屐了。所以漫山遍野就是当年种下来荒废在那里的桐花林,一片一片的树林,那桐花到四月会开花,你有时候四五月如果有机会去台湾,你会发现车子过高速公路,山的两边全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整个山都变白了。所有人都会被那个花的白色所惊动,我们说那个是“美”,这个不是“善”,是美。就是它好漂亮,所以现在有一个叫做桐花季,就是它变成了像日本的樱花季一样,大家喜欢在这个季节到桐花的树林当中去走那些小路。也规划出了很多的小路在桐花的底下,桐花很特别,它开了以后就会大片大片的飘落,其实比日本的樱花飘的还要快。

 

所以通常譬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我站在一棵桐花树底下,我大概五分钟没有动,我身上全是桐花,落满了桐花,地上全是桐花。所以我在书里曾经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次我在那边走,有一个妈妈也带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在那里。然后这个小男孩后来在地上玩,他妈妈在跟别人聊天,在比较远的位置。后来过一会儿那个妈妈就听到那个小男孩,妈妈妈妈,这样大叫。好像急的不得了,不知道怎么办。那个妈妈就看他,那个小男孩就说“妈妈!妈妈!”这样,他讲不出话,因为有一点距离,其实是他在玩的时候,那个花已经全部落在他周边全是花,然后他站起来以后想到他妈妈那里去,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他要到他妈妈那里去要踩那个花。那这个五岁的小男孩就觉得他不能踩那个花,因为每一朵花都好漂亮,他就一直叫他妈妈。他妈妈说:“笨蛋,过来。”

 

我们注意一下,有时候大人稍微不小心就发现孩子的善意跟美你会忽略。当第三次这个妈妈说:“笨蛋,你过来啊。”我就过去跟她说,你的儿子几岁了?她说五岁了,我就说真了不起,如果他五岁舍不得去踩一朵花,我相信他一生都不会随便去伤害生命。我的意思是说善意跟美,美的感动其实是在一起的。而那个东西在人五岁的孩子身上,他会有那个本能,因为他觉得这个东西他舍不得踩,我相信他说不出理由。我相信今天我们有这样一个善意日请他来讲,他完全讲不出来,可是他的行为里有,因为他觉得他舍不得踩烂一个东西,去毁坏一个东西。

 

    所以因此有时候我觉得,我在大学教书,我会觉得我要跟这些年轻的生命学更多的东西。因为有时候我们在成长的过程、在世俗里,我们经历了太多人之间的很多权谋的争斗,然后你慢慢会失去对人最单纯的美和善的信念,所以我想古语里面说:“大仁者不失其赤子之心。”我们在追求知识、追求学问,越来越变成一个成长的人、大人。可是必须要不断回到儿童的原点,他才能够保有那个赤子之心的部分。那我桐花的故事没有讲完,我后来就跟这个孩子跟妈妈聊起天来,我说你知道桐花为什么会一直飘吗?他们说不知道,就说这个花好奇怪,开了这么盛放、这么漂亮,还没有枯黄、还没有枯萎,它就掉落了。因为我读了一本书,我们知道桐花是雄花和雌花同一株的,就是这一棵树上有雄花、有雌花。所以他们在树上交配,就是传花粉,花开是为了要交配,所以雄蕊它的花粉传到雌蕊。那雌蕊授分以后,它就要开始结成一个油桐果,要结成油桐果,需要很多树木的养分,可树上的养分是不够的。所以伟大的雄花就开了会,决定说我们一起飘落。我们离开这个树,我们把所有的养分留给这个雌花,我觉得这是男性最应该骄傲的一件事情。

我想在很多人欣赏桐花季的时候,看到的是花的飘零,看到花的美。他说不出我们刚才讲的背后的这个自然的知识。可是我们在看那个花的时候,我们被震动,我们被感动。有一个东西其实是生命非常动人的东西,就是生命为了完成繁衍,为了下一代生命的成长,他是可以如此去把自己飘零下来的。其实我相信在很多的生物的世界我们都会看到这个部分。我看到生物学家做了一个很残酷的实验,是把非洲一种很大的蚊子,它在产卵的时候,它的卵全部在腹部,他们就用花去烧它,而这个蚊子会一直卷曲起来、卷曲起来,它全身都烧焦了,可是生物学家发现它腹部的卵全部被保护着。然后它全部烧焦到这么惨烈的状况,而那个卵还可以孵化。

 

友情链接:

生命力的美与善(一)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