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史:唐代女性美

导读—  唐代是一个让你会震撼的时代,包括它的诗歌、书法、绘画。




中国美术史:唐代女性美

/蒋勋



唐代是一个让你会震撼的时代,包括它的诗歌、书法、绘画。今天我们讲的是绘画中的人物画,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唐代的绘画里能够看到女性的主题,女性很像花,在春天当她盛放的时候,你对它疼惜的感觉。宋朝以后中国的绘画走向了云烟苍茫的山水,人慢慢不见了,尤其是女性在社会的地位慢慢低落下去,要缠小脚,她就变成一个有点可怜的角色。

 

“簪花”就是在头上戴花,春天来临了,或者到了夏天花还在盛放,这些女孩子走在花当中,然后看到花很美,觉得自己也很美,随手就拈起落花戴在头上,这样的一个场景被周昉这个画家画成了非常有名的一个名作。

 

前几年我看到了原作,对它的色彩叹为观止,一千多年以前的画现在看起来颜色还是那么鲜艳,民间最喜欢的红色在画里面大量的出现,红色意味着喜气,红色里面有热情,是一种敢于赞美的精神。宋代之后国画整个就褪色了,变成水墨淡雅的感觉。

 

画卷一开始就是一个宫廷里面的贵妇人,手上拿着一个东西叫做“拂麈”。“麈”这个字上面是“鹿”,底下加一个主人的“主”,是一种动物的尾巴,它被做成有一点像“拂塵”这种东西在逗一只小哈巴狗,身上还绑着红色的蝴蝶结。唐书里记载,这些贵妇人每次出门,都有专门的人为她们的宠物狗挑染毛发,为了配她们的衣服。唐代这种华丽的宫廷贵族生活很像欧洲宫廷的巴洛克时期,都是国家强盛到一定程度之后的面貌。

 

我们看到,唐朝服装是低胸的红色长袍,外面围着一个大的薄衣,衣服是半透明的。这种衣服的料子大概接近我们今天讲“绫罗绸缎”的“罗”,所谓的“罗”就是很细的一种丝织品。“罗”应该是夏天的衣服,你可以看到它并不像我们后来的女性的衣服领口那么高,包起来的,它反而很自在的展现她的身体。

 

她的头上戴了一大朵牡丹花以及金步摇,“金步摇”是插在头上的钗,用黄金跟宝石镶起来,走路的时候会摇动的,所以叫“金步摇”。白居易的诗里面讲“云鬓花颜金步摇”,我们过去不太容易读懂这七个字,可是因为有周昉的画,我们就可以对比起来什么叫做金步摇。

 

我们看到第二个女性,隔着一个宠物,她跟另外一个女性好像有一点对话的关系,她的衣服是在这一张画里最华丽的一个,这件衣服最惊人的是里面是红色上面有团花的长裙,下摆一直拖到地上,其实它跟西方现在流行的所谓的正式庆典里的晚礼服是完全一样的,就是低胸高腰的长裙。

 

她外面加了这一件透明的薄衣,因为天气很热,她微微用右手拉着领口,想要把身体里面的汗排出来的感觉。


放大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这件薄衣有一部分遮住了里面的团花红裙,所以没有遮住的红色跟遮住的红色,画家在这里用了不同的渐层去染,你可以看到绘画技巧上的这种讲究。很遗憾的是唐朝之后对这样的技巧就慢慢不讲究了。

 

而且如果我们仔细看,这个透明的纱上面还有细的抽丝的部分,就是做衣服的人把丝的经纬线抽掉了一部分,抽出了图案,这么薄的纱轻轻的飘在空中,里面其实有很多的小的图案的细节。连一个服侍贵妇人的佣人——她拿着长宫扇,因为夏天很热她要替这些贵妇人打扇子——她身上穿的这个浅粉色、轻轻飘荡的罗,丝绸上面也有钩花。

 

这样一件作品表现出了大唐盛世宫廷华丽的那一面,今天从服装美学来讲,恐怕都可以用这张画来说明东方曾经领先世界。当时全世界都来买中国的丝,丝绸之路成为中国通向世界的产业化道路,这说明了唐朝的经济实力。没有这个,唐朝的富贵、文化的强盛,都是虚张声势。

 

画面中间这位女性,我们看到她身上有三四块红色,衬在一个白色透明的纱里面。我们一再提到红色是所有色彩里面在视网膜上反应最强烈的一种色彩,很多动物没有办法分辨灰蓝、灰绿这种色调,但是可以分辨红色,因此我们看到这个红色就跳出来。

 

这位女性她手上拿了这朵花,这个花是石榴花。五月的时候我曾经去过西安,就是画这张画的背景地大唐长安,我看到满山遍野都是石榴花,石榴花被称为“榴火”,它开起来那个花像满山遍野的火一样,花的红色呼应着衣服的红色。

 

她在凝视一朵艳丽的红花,花在短暂的开放过程,用最鲜艳的红色告诉蝴蝶跟蜜蜂我在这里,它们要靠这个来布告,它要传播花粉。花感动人是因为它有一个生命要延续的一个力量,其实它是一种大美,也是一种大爱。


所以当她拿着这一朵红花的时候,呼应着她对生命的热爱。

 

我们可以看到在整个唐代,白居易、李白他们在写到女性美的时候,他们常常用花来做比喻。这种“常得君王带笑看”的时候,他们在讲女性也是在讲花,而且唐代的女性也常常很敢于把大朵的花戴在头上,我们现在很少把真花拿来这样簪,这么大一朵花簪在头上,唐代的女性比较健康,她的体态比较**,大朵的花在她身上有一个对她生命的配合的关系,到宋朝以后她变得太瘦弱了,所以她很难去变成艳丽的花的感觉。

 

这个画卷到快要结尾的时候,出现了鹤,宫廷里面养的宠物有鹤,有哈巴狗。我们看到鹤左边的女性很显然比她两旁的女性要小很多,可是不一定是小,而是远,画卷看下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女性姗姗而来,这是绘画里的一个技巧——透视法,即越远越小,所以画家就用了一个比较小的女性放置在这里做一个间奏,有点像交响曲的一个主题乐章过了以后有一个陪衬的角色出现,表达了一个比较远的空间。

 

最后一位女子非常的漂亮,你可以看到她的蛾眉,所谓的“蛾眉”就是把眉毛** ,把漂亮的蝴蝶或者飞蛾的翅膀画在额头上,当时的女性画眉都是这样画。这种化妆的方法影响到后来的日本,比如艺妓的妆,其实有很多跟唐风是完全连结在一起。

 

这个女性走到一株盛放的花的面前,这种花叫做辛夷花,开的时候有非常艳丽的紫色花萼,里面是白色的,非常漂亮的一种花。辛夷花在春夏之交盛放,也说明春天快要过完了。她走到了花的面前,一方面赞美花,一方面感叹花,可是她的脸很奇怪,转过来往后面看,似乎有一点不忍心看到花的凋零,特别是她右手的动作,轻轻捏着一只蝴蝶的尸体。

 

我们知道蝴蝶是来寻找花的,或者说在春天的时候传布花粉的。可是如果蝴蝶死亡了,大概也说明春天快要过完了。春天快要过完是在讲花季要结束,也在讲女性的青春年华将要老去。放大这个局部,你可以看到女性脸上的表情跟蝴蝶之间的关系,好像她从蝴蝶的死亡看到了她自己的结局,里面是极其忧伤的一种感觉。因为通常如果她拿着蝴蝶就会去看,前面有花就应该看花,可是她转过头来,我用了两个字叫做“不忍”,因为不忍心看,才会转过头。

 

所以周昉在这里做了不得了的一个安排,通常一般人介绍这张画的时候会谈到比如说女性主题,他画的技法多好,可是我更希望和大家分享周昉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他对女性心里面的那种柔软,甚至对于生命死亡的悲悯,让他忽然有了一个非常心灵上的阐述的过程。

 

唐诗说“宫花寂寞红”,这个绝对不是在讲花,而是在讲这些女性。“红”是说她穿的很华丽,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可是她极其空虚,因为这些美丽的女子大概在十三、四岁的时候被选进皇宫,就再也见不到亲人了,她们唯一等待着的希望是被皇帝看到、宠爱,可是也没有机会,因为当杨玉环被选上,叫做“三千宠爱在一身”,可是另外2999个人都没有机会了,这个时候你会感觉到落寞跟感伤,刚好结束在画卷的最后,因此让人觉得余味无穷。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