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十八分钟给自己:蒋勋

导读—  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

蒋勋:「用十八分钟去对抗所有的苦难跟残缺。战争太多、战乱太多、流亡太多,会特别懂得圆的渴望、期待的渴望。」

团圆,是因分离感太强、残缺太难耐;团圆,是一团思念。中国人自古重视团圆节庆,一月十五元宵节与家人欢聚、七月十五中元节,得到水里放水灯招唤没有主人的亡魂与凡间共乐、中秋佳节则是与家人团圆、烤肉,「团圆」俨然成为文化,是民族的渴望。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苏东坡在《水调歌头》中幻想自己天上游仙之景,除显现出世、入世的矛盾与纠结感,更是道尽思念久未聚首的弟弟。他对团圆的渴望就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残缺感。

诗,或许让人误会,务实的人以为诗里的风花雪月、千古风流只是团雾,若是沈浸太久便会瞬然坠入虚无缥缈的空间,然而诗却是无形,诗可以是乐趣、温存,诗的未知与飘渺,如覃子豪所说:「诗是游离于情感与志趣以外的东西,而这东西是一个未知,在未发现它以前,不能定以名称,它像是一个假设正等待我们去求证。」

而蒋勋认为的诗是一股心底的共鸣,是宽广的爱,因为诗安慰了好多好多的人。关于爱,蒋勋认为:「爱是喜悦,可以分享;爱是苦难,可以分担。」因为如此,爱可以在不同的文化中得到一股共鸣的震荡。爱已不是文字、不是内容,爱如诗,包覆着厚重的暖度。

我们遗忘我们的语言有多么古老,我们遗忘我们的语言在那么远古的时代在空气里爱的震动,「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靡靡...」,此句出自诗经中《采薇》,谈的是出征男子与在故乡等待女子的相恋情怀,简单的句子,传达的是无尽的思念,哀伤的情绪在唱出口时,酿造了一股巨大的震动。

诗,在灵魂里震荡

无论是悲伤的句子、喜悦的句子,诗,都不是把文字堆栈这么简单而已。早期的诗是一团能量,是用语言朗诵、耳朵聆听,如中国的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种田男女唱出来的;这首诗让当时所有不视字的人朗朗上口,暧昧的气氛在时代里流传、窜动;西方的荷马史诗、希腊史诗则是拿乐器弹唱,传奇的英勇神迹在人间广传。

每个民族被称为「诗」的,都是从声音的开始,并不是是从视觉而是由听觉转换,文字的记载都是后期的事。然而,听觉总比视觉还能产生共鸣,这个共鸣是非关语言的,诗存在一种感觉,你可以从转字起伏感受文化的渲染力。

留给生命18分钟

现代的诗少了声音的结合,只有文字的意向,然而空间的感受才是强烈的,蒋勋:「我们少掉了空气里的震动,爱与同理心。」,我们并不需要用视觉才能理解生活,用心体会反而更能产生共鸣,情感是无垠的潮汐,一坡一坡的波浪翻腾再起,因此,人若是可能在一天内预留18分钟给一首诗;在一年内保留18分钟给一首诗;在一生之中安排18分钟给一首诗,或许,诗将成为生命的救赎。

诗,因为无声,所以仅能退一步,若是生而为人能重视自己预留的18分钟,或许你会真切地从心坎间听到月亮升起的声音、花开的声音、河流潺潺流去的声音。

生命偶如寒火,冷冷的火芯,却仍留下灼烧的爱,或许,每天留给一首诗18分钟,对忙碌的人更是苛求,但若是每天愿意留18分钟给挚爱的人就不算苛求了。

蒋勋:「台湾是个很小的岛屿,像个婴儿,周围的海洋是母亲。」

蒋勋的18分钟是首诗,是送给台湾的礼物,邀请我们与海洋对话,倾听海洋的声音,这一瞬间,台湾人团圆团聚。

18分钟能当作礼物送给朋友,你会怎么做?



我愿是满山的杜鹃
只为一次无憾的春天
我愿是繁星
舍给一个夏天的夜晚
我愿是千万条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愿是那月
为你再一次的圆满

如果你是岛屿
我愿是环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张起了船帆
我便是轻轻吹拂的风浪
如果你远行
我愿是那路
准备了平坦
随你去到远方
当你走累了
我愿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栈
有乾净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眠中有梦
我就是你枕上的泪痕

我愿是手臂
让你依靠
虽然白发苍苍
我仍愿是你脚边的炉火
与你共话回忆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应和你的歌声
你是泪
我是陪你的星光

当你埋葬土中
我愿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我便成尘
如果啊,如果------
如果你对此生还有眷恋
我就再许一个愿------
与你结来世的因缘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