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

导读—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

一剪梅

今日下班路上感觉寒意料峭,打开朋友圈,满屏幕的下雪预报,又想起蒋勋谈到过的不妥协的梅花,突然让我十分想念起梅花来。

杭州植物园的灵峰探梅,是我之前必去的一道风景。比起妖艳贱货的菊花郁金香,我更喜欢梅花开在最寒冷时的傲雪独立。其色,其想,其行,其品,她似乎与我认知中的中华传统道德精神高度契合。恰好闲来无事,试着整理一些咏梅诗,也算别有趣味。

梅花的花色其实有淡黄、紫红、粉红、淡绿等多种。最早开放的梅花是白色的,大家对梅花的赞赏最高的也是白梅,因为这很符合梅花冰清玉洁的品格。梅花开在寒冬腊月,临风傲雪、刚强坚毅,香味别具神韵、清新优雅,也难怪历代文人墨客多有歌颂。

咏梅诗最出名的一首当属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梅花开在偏僻的地方无人过问已够愁苦了,可是她还要遭受风雨的摧残。饶是如此,梅花却绝不谄媚世俗,她不会放低姿态到跟众芳去争奇斗艳,即使最后零落成泥碾作尘,唯一不变的是其神韵,其香气。改词虽写花,实表明一种高洁坚贞的情操。

刘克庄的《落梅》与陆放翁咏梅词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片能教一断肠,可堪平砌更堆墙。

飘如迁客来过岭,坠似骚人去赴湘。

乱点梅花朵莫数,偶粘衣袖久留香。

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飘零的梅花铺满了台阶又堆上了墙头,沉沦委顿于泥土之中,然后偶然粘上衣袖的香气,还久久不去,就连掌管百花的东风也嫉妒起梅花的孤标傲世。

当然,梅花作为一种花,也免不了用来表达一些常见的情感。孟浩然的《洛中访袁拾遗不遇》

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

闻说梅花早,何如江北春。


作者友人流落远方江陵,想起梅花开得早,江陵那边应该也开放了吧,可是流落外地,怎比得上北地故乡呢。作者由流放之地想起了梅花进而表达对友人的思念之情。

王维的《杂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


有人看到梅花想起友人,有人看到梅花想起故乡。这里的梅花在王维眼中,已是睹物思乡的象征之物了。

 

小编就简单整理到这些,亲爱的各位,梅花对你们又意味着什么呢,还有哪些你熟悉的梅花诗是你常常会回味的呢?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蒋勋艺术工作站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