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九歌(六)山鬼

导读—  

「山鬼」是《九歌》诸神中很特别的角色,或许,「他」并不是神,他只是山林深处的精灵或鬼魅。

《九歌》原文一开始就呼唤出「若有人兮山之阿──」在山林幽微深处,彷佛有人,彷佛有生命的闪动,但都不确定。

「山鬼」是连性别都不确定的,明末清初萧云从画的「山鬼」是女性,长裙飘带,一旁伴随着蝙蝠一样飞在空中的雷神。同一时代,陈洪绶则把「山鬼」画成一个粗犷大汉,衣衫褴褛,脚踏草鞋,披头散发,袒胸露肚,肚脐四周长了一圈毛,活像一个闲散自适的游民流浪汉,特别有鲜明个性。清代《芥子园画谱》后来就沿用了陈洪绶「山鬼」的版本。

到了民国,留学巴黎习画的徐悲鸿深受希腊神话造型影响,他虽然用传统中国水墨材料画「山鬼」,却明显采用了欧洲人体解剖的光影技巧,把「山鬼」画成一个肉体丰满的美丽女神,头上戴香花,身披茑萝藤蔓,骑在豹子身上。

《九歌》诸神和希腊诸神不同,希腊的「美神维纳斯」、「太阳神阿波罗」、「月神黛安娜」、「牧神潘」,几乎都有固定的造型,后来的创作者,大多沿用古典,很难突破改变,其实也限制了后来者的创造性。

《九歌》诸神还停留在文字描述上,像「山鬼」,美术的造型就并不一致,其他诸神如「云中君」如「大司命」也一直面目模糊,因此云门的《九歌》几乎是第一次在舞台上赋予诸神清楚的造型与鲜明的个性。

上古诸神竟是在台湾这一年轻南方的土地上一一复活了。

云门的「山鬼」在舞台上不像一个实体的存在,没有肉体,没有体温,像是一缕魂魄,苍白惨绿,像森林里一闪即逝的影子,张大着口,却没有声音,彷佛要躲到最幽暗不可见的角落,他(或她、它、牠)使我想到希腊神话里在爱情里受伤的哀可(Echo)女神,一直退到山洞深处,变成一缕幽微的回声。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

「山鬼」是山林里这么多错杂纷沓令人惊恐又怅惘的回声啊。

云门的「山鬼」则像是现代城市丛林里的孤独者,他们躲藏在小小阴暗角落,不与任何人对话,生活里只有无声的独白,张大着嘴,凄惨无言的嘴,却发不出声音。

云门的「山鬼」颠覆了历来「山鬼」的造型,经典被重新解读,《九歌》诸神有了新的生命。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