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生命的重心

导读—  东方的美学觉得站立时调稳呼吸就非常稳定,与希腊重心转移的美学很不一样

稳定生命的重心

/蒋勋

不知道小的时候,你有没有玩过打陀螺的游戏?现在一些民间庆典里,还会看到这种表演。陀螺是由木头做成圆球状,底部加上一个金属尖端。小时候我们用麻绳慢慢慢慢地缠绕着陀螺,然后利用手甩出去的力量,让陀螺旋转起来。

我记得有些同学玩陀螺的技术非常高超,陀螺被打出去后,笔直地站立起来,就像一个人在跳芭蕾舞一样,开始快速地旋转,转了很久很久都不会倒下。

我刚开始玩陀螺时,很羡慕这些朋友,可能我甩出去的力度控制得不够平均,陀螺常常摇摇晃晃两三下就倒了下来。后来我发现,陀螺之所以没有办法转得久,是因为它站得不够直;或者说,它没有办法站这么直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找到那个陀螺的重心。我因此从陀螺学习到「重心」的意义,也开始体认到,我的身体也有一个「重心」。

读小学时,班上也有些女同学在学习芭蕾舞。芭蕾舞里有一个动作是单脚站立,然后用另外一只脚带动身体旋转,如果舞者的重心抓得非常稳,就能做出漂亮的旋转动作。

俄罗斯著名的古典芭蕾舞「天鹅湖」,其中有一段是一只黑天鹅出来,站立在舞台正中央,摆出旋转的准备姿态。之后黑天鹅开始旋转了,一圈、两圈、三圈……每一次的转圈必须是精确的三百六十度,停下来时正好面对着台下的观众,转圈时也要随时注意身体的端正。

台下的观众大都在心里默默计算着转圈数,第九圈、第十圈……到了二十圈,这已经很难得了,身体可以在一个节奏的控制当中旋转这么多次。接着到了二十五圈,已经有观众忍不住开始鼓掌,觉得已经到身体极限了吧。通常这只黑天鹅会转到三十三圈,全场于是爆满掌声!

这时黑天鹅会停下来,转了三十三圈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之后,她的呼吸、心跳都很急促,却必须立刻静定下来。她要练习用呼吸让自己静下来,如果心浮气躁,呼吸就不能稳定;而呼吸稳定后,就可以享受这么多人热烈的掌声。接下来黑天鹅安静地向大家行礼,那时我感觉到:一位舞者可以在舞台上漂亮得不得了!我也意识到:一个人身体的美,常常与他能不能把握住重心,有非常大的关系。

西方的芭蕾重心比较高,彷佛要脱离地心引力,向上飞升起来。东方恰好相反,重心比较低,彷佛要扎根在大地之中。

再来谈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们的身体美学,在一切的动作之前,其实是一个站立的动作。

我们有时候看到一个人站在那边,像一尊希腊雕像般,觉得好好看。希腊雕像如果是站立的姿势,重心通常放在一只脚上,如果放在左腿,右腿就是休息状态;如果放在右腿,左腿就是休息状态。当人的重心同时放在两只脚上,这是立正姿势;可是希腊人找到的重心是放在一只脚上,身体便有一点点的倾斜,而休息的另一只脚在帮助这个倾斜保持住平衡,就构成一个很优雅的、腰部微倾的动作。这种站立的姿势,重心稳定,可是又不僵硬,姿态就非常美。

儒家文化提到:一个人站着时要「顶天立地」,其实也是在讲重心。东方的美学觉得站立时调稳呼吸就非常稳定,与希腊重心转移的美学很不一样。

那么东方的美学是如何调整重心呢?有一个基本动作,叫做蹲马步。

不管是太极拳,或是其他各式武术,第一个练习的动作就是蹲马步:膝盖有一点微弯向下,然后让整个呼吸的重量放到丹田。如同我们常听到的四个字「沈得住气」,就是把气往下沈,用腹部来呼吸。

记得我练太极拳时,一早在公园跟着老师傅们学习,他们对我说:「你先站桩。」

「桩」是一种稳定扎根在土地里的木柱,练「站桩」的意思,就是让整个身体沈得住气,膝盖微弯蹲着马步,两只脚就像桩一样打在土里面,稳稳地让别人推不动。

在练桩的时候,最好玩的是老师傅常常猛不防地在后面推一把,测试我们是不是真的站稳了。如果我们没有被推动,表示站桩站稳了,那才是练功的一个最好的基础。这就是东方的重心观念。

不同的文化,都有一个寻找重心的训练。人生如果失去了这个重心,就是不稳定状态,所以老师傅要在后面猛不防地推一把,要我们随时保持住自己重心的稳定。

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如果自己的重心不稳,不用等别人来推,自己也容易倒下。保持着稳定的生命,就是一个不容易被别人推倒的生命,所以一定要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蒋勋艺术工作站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