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不过是宿世以来的深情

导读—  我们越盼望着依靠一点点神秘的暗示,用来探测未来可能的线索

宿命,不过是宿世以来的深情

               文/蒋勋

我们用各种方式去探测未来,也许,在未来越混沌暧昧不明的时刻,我们越盼望着依靠一点点神秘的暗示,用来探测未来可能的线索。


我们的手掌上就有一些似乎可以阅读的线条,人类从久远的古代开始,就在这些线条中阅读着未来的命运的种种,关于爱情、事业,关于吉或凶的一切可能。


手纹的阅读是极其困难的,据说,最好的命相家都无法准确地解读自己的手纹。


古代许多为帝王阅读命运的命相者多半是盲人,他们其实在视觉上是不可能阅读人的面相或手纹的。“命相的领域,一切的阅读都只是误导,因为 ……”那位命相家在临终时这样交代将要承其衣钵的弟子说,“命相的终极并无暗示的线索,也没有解读的可能;命相的领域不能依靠世俗现实的逻辑,逻辑的理则推论越强,越远离测知命相的本质。”


据说,这名命相绝学的宗师,便在临终前,亲手刺瞎了将承其衣钵的弟子的双眼。弟子恭敬承受命运,在鲜血迸溅前默默流下最后两行清泪。他从此再也不会流泪了,现世的种种景象在他的视觉中全部熄灭,是的,熄灭,就像照明的灯火熄灭,一切物象也随之隐没入无底洞的黑暗。但是,他开始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命运的终极,看到变成婴儿流转于另一个人世的师父,手中握着一柄尖锐的锥子,号啕啼哭,仿佛他已一一锥刺了自己的前生。

我们偶然感觉到的身体上无缘由的痛,我们偶然感觉到心中一阵不寒而栗的悸动,我们偶然盈满泪水的眼睛,不可解不可知的种种,因为这些,我们在一个小小的岛屿相遇、相爱或彼此憎恨,那双被锥刺后如黑洞般阒黑幽静的眼睛,都一一探测到了。他也只偶尔说一两句不相干的话,对一般人而言,是完全不可解的。


岛屿一向热衷于探知未来,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吉凶。在一个新的年度将要来临之前,人们更蜂拥至庙宇或各个命相的所在,祈求神的祝福与暗示,依凭着这渺茫幽微的暗示,做下一个年度生命的预算。


但是他并没有走向庙宇。他似乎知道庙宇已少了神的驻足。


他坐在电脑桌前,凝视着荧光幕的变化。


他尝试设计了一种软件,把人诞生的年、月、日、时和地点,五种因素输入,然后他就静坐着,等候在显示板上慢慢找到那一个确定的时空。


我们在完全空白的领域里找到了一个小点。这个点既不占有时间,也不占有空间。但是,那个点就是我们诞生时存在的时间与空间。

命相里最难的其实就是这个点的寻找。”他这样喃喃地自语着,他的明澈慧智的眼睛定定地凝视着显示板。


然后,一刹那间,围绕着那小小的一颗红点,四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蓝色的小点,大大小小如星辰般密聚向那孤独的红点。


他阅读着那些小点排列的形状位置,“冥王星--”他以极科学的方式找到天空星聚的各种可能,也试图找到那些密聚的星和一个孤独的红点神秘的关联。


他所向往与深爱的一些小点移向星盘的某些角落,“摩羯,射手,水瓶,天秤 --”他的眼睛忽然明亮了起来,他知道星辰的聚散竟是因为它们内在的一种宿世的深情。“所谓宿命吧 --”他这样喟叹着,“所谓命相的终极,不过是宿世以来深情的牵连不断而已。”他又看到一群蓝色星群的小点移向那一点点孤独的红色。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蒋勋艺术工作站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