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欣赏

导读—   如痴如醉的确是欣赏艺术的一种情感,也是一种健康的态度

艺术的欣赏 蒋勋

                                                               文/蒋勋

好的艺术创作往往是创作者个人执着的痴迷。痴这个字,在中国艺术中常常被用到,用来形容艺术创作中最动人,最不可解,执着而又专注,一直浑然忘我的那种境界。痴在一般世俗的意义上,并不是一个有正面意义的字。从字形上来看,痴是病字旁的部首,合起来,是理知的病。我们一般说白痴,大约也特别指智能上的某种障碍。但是,在中国,许多艺术创作者喜欢痴这个字,也有许多艺术的欣赏者,把痴当成欣赏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们在一般日常生活中,也常常听某一个人形容自己阅读小说、看电影、舞蹈或听音乐,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大多在追求“理知”。从小到大,我们的教育、我们的考试,也都在测验、培养我们“理知”的能力。一个是非题,训练我们判断“是”与”非”;一个选择题,训练我们辨别的能力。这种理知、分析、判断的能力当然对我们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人是不是只需要理知、思维、判断?
      用一生的时间,培养了判断是非与选择的能力,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生命就没有了介于是非之间、难以选择判断的时刻?
      当然不是。
      我们的生命,其实充满了各种复杂的矛盾。我们理知所能理解的部分,在整个宇宙中,其实微乎其微。
      真正的理知,到了深邃之处,也可能不是是非与选择。甚至,没有解答,只是一种近于“痴”的专注与执着而已。
      如痴如醉的确是欣赏艺术的一种情感,也是一种健康的态度。
      我们日常的现实生活中,理知的运用太多了,我们总是用太过目的性的方式看待生活,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一切都从现实的利益考虑,一切都斤斤计较。但是,当我们微醉和微痴的时候,我们会忽然发现生命除了现实之外,还有其他海阔天空的领域,我们借着艺术欣赏上的醉和痴,把自己从狭窄的理知世界中解放出来,得到一种自由,得到另一种对生命不同的爱与享受。因此,艺术的欣赏,虽然不同与艺术创作,没有那种整个生命投入其中的呕心沥血的辛苦,但是艺术欣赏本身,也一定是个人生命经验一次难得的释放。
      艺术的欣赏也正是一种对生命宽容的学习。
      一般来说,人在现实中,常常有从个人利益出发的喜恶爱恨。
      但是,在艺术欣赏的过程中,往往可以把这种太过个人的利益抽离,使我们的喜恶爱恨可以扩大,也可以提升。
       我们在现实中,一定也常常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或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人,做同学或做同事,朝夕相处,大概是很痛苦的事。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成见,有对他人不喜欢的判断。如果有机会用欣赏小说中人物的方式去观察自己不喜欢的人,你可能会发现好的小说不会单方面只写坏人的坏,或好人的好,因此,我们就需要一种全面周全的观察,也慢慢会发现,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好人或坏人,一个人大多受周遭环境的影响,形成某种特性,小说或艺术,都是要处理这种特性,也就必然要抛弃成见,逐渐养成对人的“欣赏”,而不是“判断”。
        因此,我们可以说,怀有艺术欣赏的心情去看人生,是一种有福气的生命。因为“欣赏”是一种包容,一种宽恕,一种同情与悲悯,也是一种真正的爱。
       生命中有现实的苦闷、污秽、残酷、不幸,那么,到艺术中去锻炼自己,去看画、听音乐、读诗、小说、看戏剧或电影,让我们在苦闷中看到舒畅,在污秽中看到明净清洁,在残酷中看到温暖仁慈,在不幸中期待一切的圆满幸福。艺术,在某一个意义上,非常像宗教,懂得欣赏艺术,懂得向美致敬,也就懂得了宽容、悲悯与赎罪。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蒋勋艺术工作站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