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有个黄莺儿

导读—  莺儿如果生在今日西方,一定是名牌服饰界最抢手的名设计师了

《红楼梦》里有个黄莺儿

/蒋勋

《红楼梦》里我喜欢一个不太受人注意的丫头--黄金莺。她是薛宝钗的丫头,宝钗精明内敛,处事圆融,她一手调教的丫头,也处处显露能干大方的气度。

 

在小说里,平常大家都跟着宝钗叫这个丫头莺儿。一直到第三十五回,宝玉捱了父亲毒打,养伤期间,闲来无事,就常跟丫头们厮混,他因祸得福,更多了机会认识身边一些出身贫寒却才华品貌出众的少女。他也才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莺儿,知道莺儿原来姓黄。本名黄金莺。

 

第三十五回,袭人带了莺儿到怡红院,帮忙替宝玉打几条络子。络子,我们今天不太用了,今日通俗的说法也就是中国结。用不同粗细、不同彩的线,编制设计出不同的形式花样,用来编结玉佩、扇柄、荷包、香囊,或者就垂挂在腰带上做装饰。这种络子,在古代,特别是富贵人家。用得特别多。一般女性。无论小姐、丫头,常常就要忙着做这些手工,莺儿就是《红楼梦》里编结络子一等一的高手。

 

宝玉养伤,闲着无聊,就要莺儿来打几条络子。宝玉是少爷,显然对女性编织手工不甚了解,他就随意说:“替我打几根络子。”莺儿问“装什么的络子?”宝玉随口又说:“不管装什么的,你都每样打几个吧。”宝玉说了外行话,莺儿笑了,她说:“这还了得,要这样,十年也打不完了。”

 

专业有专业的坚持,莺儿虽是丫头,在编结络子上她是专业,她就一步一步教会宝玉对编结络子的知识。

 

莺儿建议,先打扇子、香坠儿、汗巾子这三样东西的络子。这三样都是宝玉外出时身上带的小配件,夏天用的折扇,装香料的香囊,还有用来紧内衣的汗巾子。这些贴身用的东西,宝玉也特别讲究挑剔,这些物件上的络子,一定也要身边熟悉的人亲手做,不变给外面的裁缝。

 

莺儿建议了三项,宝玉就挑了汗巾子。宝玉紧内衣的私密汗巾子,也是他跟有情人初见面时交换的信物。他跟唱戏的蒋玉菡就空换过汗巾子,而那条北静王送给蒋玉菡的大红汗巾子,紧在宝玉身上,被忠顺王府的人知道,认为宝玉私下勾引王爷的男宠,告了宝玉一状,才害得宝玉被父亲一顿毒打。

 

宝玉正在养伤,似乎还惦记着汗巾子跟蒋玉菡的关系,就要求莺儿先打一条紧汗巾子的络子。

 

莺儿进一步就问:“汗巾子是什么颜色?”

 

宝玉说:“大红的。”

 

《红楼梦》心事的呼应,常在这些细微物件上。带着父亲毒打的肉体上的痛,贾宝玉还是思念着蒋玉菡。也担心这少年优伶否遭受忠顺王府的毒手,日思夜想,他脱口而出的“大红汗巾子”已经不只是物件,还隐喻了多少说不出的深情。

 

第三十五回,表面似乎是莺儿被邀请来打络子。却是作者隐喻宝玉这少年与蒋玉菡切割不断的情爱关系。络子是用线缠绕的“结”,张爱玲曾经说过,中国女性手工缠绕的结,都像情感的结,如西方心理学说的[Complex],缠得很紧,很难解开,却又希望遇到一个真正能解开的人。

 

《楞雅经》的句子:“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

 

宝玉心中许多“缠缚”的结,好像也都是前世因果。

 

第三十五回接下莺儿与宝玉的对话,就围绕在对象如何配色的主题了。

 

现代华人的色彩学大多全盘接受西方的观念,冷色、暖色、互补色。学美术设计的人,更是以一套西方配色法做为放诸四海百世不移的范本。

 

第三十五回里,莺儿教导宝玉的色彩观念,也许是华人色彩运用重要的一课。在极度西化的美术领域,莺儿这一套色彩观念,会不会是今日华人美术反省自己传统色彩学的契机?

 

宝玉说汗巾子是大红的,莺儿就回答:“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

 

想象一下,大红与黑色的关系,让人想到PRADA的配色,莺儿好像在三百年前就完全懂了服饰名牌的配色法。

 

下面莺儿与宝玉的对话,今天的美术老师可以拿来作教材。

 

宝玉问:“松花色配什么?”莺儿说:““松花配桃红。”

 

这就是华人传统的配色学,不一定是互补,而常常是对比,接近马谛斯野默派二十世纪初提出的现代色彩观念。

 

松花绿要配明亮的桃红,其实一直到今天,民间的庙宇彩绘,或者传统戏曲的服饰里,也还看得到这种配色关系。《西厢记》里的小生。一身松花绿的袍子,但是一掀袍角。就亮出耀眼的桃红襟里。桃红也是民间年节喜庆最喜欢用的色彩,桃红不只是红,桃红有春日明亮的光,明度很高,因此才活泼美丽,充满喜气。

 

宝玉也懂色彩,他听到“松花配桃红”。就赞美一句“这才姣黠。”

 

红绿对比是“姣黠”,容易被看到,鲜亮夺目。宝玉接着就想,如果不表现“姣黠”,不想那么“炫”,想要低调温和一点,要如何配色?他就接着说了一句

 

“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姣黠”。这像是颇难的美术考试了,然而都难不倒莺儿,莺儿很快胸有成竹地回答“葱绿柳黄可倒还雅致。”

 

“雅致”是优雅低调,含蓄内敛,不能像“狡黠”那样扎眼。所以“葱绿”“柳黄”是调和色,两种彩里都有不同层次的“黄”与“绿”,构成谐和的色谱。

 

古今中外配色的美学千变万化,西方昂贵的服饰名牌常常靠独特的配色法让人惊譬,大笔大笔赚钱。莺儿如果生在今日西方,一定是名牌服饰界最抢手的名设计师了。

 

 

喜欢和大家聊蒋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

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微信公众号:搜蒋勋艺术工作站或扫以下二维码

蒋勋艺术工作站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1. On:
    面条

    淘宝上现在买的——都是清一色素色系。。。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