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上古人类直立与手的创造

导读—  人类的直立现象,从生物的历史演变来看,是一个惊人的进步。但是大部分的人并不觉得“站着”,是多困难的事。


回到文字以前

 

讨论,总让人觉得有些抽象,不够具体。

 

因此,我们应该将拉回到历史、拉回到社会、拉回到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来看的演变。

 

最早的起源及萌芽,又是什么?

 

谈到历史,我们先从这个汉字来看。是个象形字,是人的手抓了笔正在记录东西,表示那时候人类已经有文字了。然而文字的诞生,距离现在不过五千年而已。

 

因此,过去我们探讨艺术,大概都追溯到人类有文字记录之后。如中国的甲骨文,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或埃及方尖碑上的文字。埃及的古文字距今约五千到六千年前,埃及人将文字刻于石头雕成的柱状方碑上。那些文字看起来很像图像,有猫头鹰、鱼、蛇等类似图像的文字。因此很多人初看以为埃及的文字是象形文字的一种。但是我去过埃及以后,慢慢地了解到其实埃及的文字仍属于拼音文字的体系。方碑上的每一种动物图案,其实都是用一个个拼音字母拼成的。

 

人类拥有文字的历史,只有五千年。但我们对于历史的概念,应该推到没有文字历史之前的史前时代。这段时间由于缺乏文字记录,我们对于当时人类行为的感知是一片茫然与空白。但没有文字以前,人类的手其实已经能做很多的工作了。

 

为什么呢?我们可以追溯陶器。谈到陶器,我们知道埃及人做陶、希腊人做陶、两河流域的人做陶,还有在中国的黄河、长江流域也都发现了陶制工艺的遗迹。

 

陶罐,是人类用双手将泥土揉捏制成,放在火里烧,然后在表面加一些彩色的化妆土画出图像装饰而成。人类制作陶器的时间可以推到距今八千年到一万年前。因此,陶器的出现比人类文字的出现还要更早。



所以我们可以说,要研究文化史、艺术史,我们不应该被历史的文字脉络所局限,而是要再往前看。

 

若我们用距今一万年来断定陶器时代的出现;那么,前面还有一段时期便是我们所说的石器时代

 

石器时代的人用双手打造石头,做出很多不同的工具。这个时期比陶器时代更漫长;长到什么时候,有时候蛮让一般人惊讶的。如我们过去读书读到的周口店人山顶洞人、或者民国初年在北京发现的北京人,距离现在都已经有三十五万年到五十万年左右,他们都比距今一万年前的陶器时代还要更久远漫长。

 

考古学家不断努力挖掘的结果,在最新的资料中,我们又发现了比五十万年前更早的,距离现在已有一百七十万年的古代文化:例如在云南的元谋,我们又发现了距今最早的猿人踪迹。

 

 

”“之别

 

我们称猿人,意思是指他还是遍体长毛的猿猴,但又有部分人类的征兆出现。

 

猿猴是灵长类,灵长类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直立。而我们一般能看到的动物,包括家里的宠物猫、狗,它们的脊椎却都是横的。

 

人类能用各种的方法让动物直立,如马戏团的训练,或是在家逗猫、狗站立。它们可以站起来,可是站不久。即使马戏团用威胁的方法,用电击让狮子、老虎、熊,甚至大象站起来,可是它们也都站不久。但我们看到灵长类最大的特征就是脊椎能够直立。

 

人类之所以称自己为人类,就是因为人类比能直立的灵长类还有更进步的发展。

 

若要定义什么是,并没有一套很完善的标准,但有一个定义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人是坚持脊椎直立的一种高等动物。在猿猴身上,大家是否发现,即使它能够直立,但它们在奔跑的时候还是使用四肢;甚至大部分的时间都能站起来的猿人,他们在奔跑的时候还是又恢复使用四肢的动物本性;他的前肢还是用来行走,并承担他身体的重量。



可是我们观看人类身体的动作。即使人类在跑步的时候,还是使用下肢。这个现象就是人类具备创造的开始。

 

为什么这么说?当人脊椎直立之后,一般动物称之为前肢的东西就不再是前肢了,它不再负责行走,也不负责承担身体重量,它有了一个新的名称叫做是所有的动物都没有的。即使猿猴已经发展出部分手的功能(如猴子剥香蕉的动作),可是猿猴的手,还是比不上人类。



仔细想想,人类的手还真创造出许多不得了的东西来:做家具、写字、食物料理,等等。

 

因此的出现跟创造有着最大的关系。

 

所以,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我们回溯到一百多万年前,这是人类开始将前肢进化为手,脱离动物性的阶段。然后他的手,可以触碰所有的物质,可以开始编织纤维,可以打砸石块,可以用泥土做出各种不同形状、造型。这个时候我们说,人类的艺术史已经开始了。

 

 

脊椎直立的意义

 

人类的直立现象,从生物的历史演变来看,是一个惊人的进步。但是大部分的人并不觉得站着,是多困难的事。

 

婴儿生下来以后,只能在地上爬,但是爬了没有多久(大概一岁左右)就可以直立了。这时候他开始用他摇摇摆摆的、还站不稳的双腿,要试着了。

 

人类的婴儿时期,大概还回忆了爬的阶段。但是等他找到自己直立的平衡点之后,他就开始坚持这个动作,成为自己身体固定的姿态。我们可以回忆人类的历史,除非他被敌人屈服,或者在让他最感动的人、事物面前(例如宗教力量的感召)会跪下来,否则他再也不会跪下去。他不随便跪下去,因为这个动作不是人所坚持的高贵的行为。因此,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动作,慢慢跟直立分开了。

 

脊椎直立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我们平时不觉得,但是当自己身体出现病痛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如我们常常听到的坐骨神经痛,其实就是椎间盘被压迫(椎间盘是脊椎与脊椎之间的软垫),触碰到旁边的神经而开始刺痛。这时候医生会告诉你:所有的动物都没有这个病,只有人类。

 

如果脊椎是横向的,它并不会产生压迫现象。只有直立以后,人的脊椎才会产生压迫。发生这样的病症之后,人才会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要坚持站起来?

 

人类把所有身体的重量压在下肢,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动作,可是他竟然坚持这才是他要的动作。我们唯一的思考方向是:直立之后,上肢不再承担身体的重量了,所以我们的手才能够进化。我们提到手的时候,不见得会思考到手对人类历史的重要性,但如果我们观察家里的宠物,你会发现它没有人类的手,更没有手指触觉上的发展,而牛、马、猪更不用说了,因为牛、马、猪的前肢我们称为的构造更单纯,只是一种承担重量的东西罢了。

 

 

空出双手开始

 

只有灵长类才可能把蹄状的动物前肢分化为很多小小的、纤细的手指。手指是人类创作的触须,它像昆虫的触角、触须那样敏锐。它们是小小的雷达发报站,可以探索各种信息。如我们观察蚂蚁行走时,它就是用触须不断去转动,感知它周遭的空间。

 

人类的手指也是如此,通过感觉的传递,手指可以创造出非常多的东西。人类直立以后,空出了双手,然后他懂得开始去触碰。他走向一棵树,感觉到树皮;然后他试着去攀爬,住树枝,终于爬到这棵树上。攀爬的过程中,他看见满树的累累果实,然后他用手去感觉一颗果实饱满的重量,并且把这颗果实摘下来。

 

的动作也是很多动物不可以做到的。也许要到猿人的阶段,手才能这个果实,也才拥有的能力。都使人类的手进步。

 

如果在一个人面前放一盘像樱桃、葡萄那样颗粒状的水果,你会发现,如果是儿童,他就是用手去,这个动作会有点像猿猴的动作。但如果他长大了,约莫十岁以后,就会懂得用食指跟大拇指去这个东西来吃。

 

我们注意一下:所有动物中,没有一种动物能用食指跟大拇指轻轻捏着东西吃。

 

我希望借这件事来说明,人类的手是惊人的进化;人类手的动作,绝对是其他动物做不出来的。

 

我们常常说,人为万物之灵,但这个怎么去证明?我们要从人类的历史及艺术史中去观察,才知道人类的进步跟其他动物差距这么大。更何况当我们写字时,手握笔的运动,仅仅是指尖那么细腻、微小的动作,却可以记录非常多而复杂的线条跟造型。再思考一下,这个动作也是所有的动物所无法完成的,包括刚刚说过的灵长类猿猴,也不可能拿着笔做文字的书写记录。

 

所以我们会发现:人类的能力标志出了人的价值。

 

这就是我们要谈的创造的开始。

 

宇宙创造了万物,但是万物之中,却只有人能进化到拥有创造的能力。一般动物只是凭着本能生存,如鸟类衔草做成鸟巢,或者是蜜蜂用分泌物混合泥土做成蜂巢,这种筑巢的能力就是这样固定着,几百万年来都不曾改变,它们无法拥有超越本能的创造力。

 

而人类最早创造居所的有巢氏,最初可能是模仿蜜蜂的巢,可能是模仿蚂蚁的巢,也可能是模仿鸟巢。但我们思考一下,今天人类的建筑艺术发展到什么样复杂的状态?

 

唯有人类,可以从起点一直进步、一直进步,进步到盖几百层结构材料如此复杂的摩天大楼。我们居住的环境,从有巢的,能跨越到现代多样化的建筑风格,这就是人在创造上的意义。而我们也必须回到最初手的进步这个原点,才可以分析艺术在人类发展过程里,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Chaos,世纪最初的浑沌

 

很多古老民族的历史里,都会有一部创世纪的经典。特别是信基督教的朋友所知道的希伯来(Hebrews)经典——《旧约圣经》,其中第一章就是创世纪

 

创世纪是希伯来民族在洪荒之间,思考宇宙从何而来?为什么有了地球?为什么有了日月?为什么有了天地?为什么有了陆地和海水?为什么有了光明和黑暗?为什么大地上奔跑着野兽?为什么河里游着鱼?为什么遍布着满天的星辰?

 

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有了人类?

 

这些疑问其实是所有的民族在洪荒中都会思考的问题。希伯来人为了要解答这样的问题,最后就留下了一篇篇重要的创世纪

 

信仰基督教的朋友在阅读《旧约圣经》时,对创世纪一定有丰富的了解。希伯来民族相信在天地之初有个神——耶和华,在宇宙还是一片浑沌的时候创造了万物。

 

浑沌的概念存在于希伯来的语言当中,也存在于中国古代的故事当中。

 

庄子也认为宇宙的起点是一片浑沌,那是个不清楚的、什么东西都还没有分开、有点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类似大气团的状态,然后从浑沌之中开始有了生命的产生。所以庄子讲的浑沌概念就被翻译成“Chaos”,意指宇宙诞生最初的状态。

 

前面提到,希伯来人认为在浑沌之初,耶和华创造了万物。通过的创造:第一天,分出了日夜;第二天,有了水与陆地;每一天都创造出宇宙新的现象,他让鱼游在海洋之中,让大地上生长各种树木。到了第六天,《创世纪》说,耶和华以自己的形象,用泥土捏了一个人出来,然后赋予他生命。这个泥人就是第一个人,也是第一个男人——亚当。然后他又把亚当的肋骨抽了一根出来,将之化成一个女人——夏娃。到第七天,他累了,于是有个休息日,也就是现在的礼拜日。这就是《旧约圣经》创世纪的故事。

 

直到现在,我们还依循着希伯来人创世纪中,以每周七天为一个循环的方式生活着。

 

在古代,其他民族并没有每周七天的文化,但今天一周七天这种文化,已不只是希伯来的创世纪故事了,这个故事影响了全世界。

我们到罗马参观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里面有个西斯汀礼拜堂(Sistine Chapel),西斯汀礼拜堂屋顶上绘有文艺复兴时期最有名的艺术家——米开朗琪罗的壁画作品,壁画的内容就是创世纪的故事。然后你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米开朗琪罗把圣经里希伯来的故事分成九块方格,像连环画一样,画出耶和华所创造出来的宇宙万物。

 

埃及也有自己的创世纪。埃及人认为,在宇宙之初有一对兄妹:奥西里斯(Osiris)跟伊西丝(lsis),他们最后结为夫妻,生下名叫荷鲁斯(Horus)的儿子。这位荷鲁斯就是我们到埃及旅行时,常常可以看到的那位鹰头人身的法老王的雕像。

 

 

野合婚配

 

创世纪的故事,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了比较晚的阶段才出现的。所谓比较晚的阶段就是人类开始有了婚配制度的观念。

 

人类早期在旷野中并没有婚姻的观念,就像中国古书《白虎通义》所说: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这句话意思是,古时孩子生下来只知道母亲,但不知道父亲是谁。这说明了古代先民的性生活是杂交的方式,还没有形成固定的婚姻制度。所以古时候才会有母系社会”——以母亲为中心的社会制度。

 

除了不知其父杂交外,古时还有一种婚姻制度是血缘内婚,这表示他们可能是兄妹通婚,甚至是父女通婚或母子通婚。

 

埃及古王国时代就有非常多这样的现象。如埃及最有名的法老拉姆西斯二世(Ramesses II),他有一百多个孩子,其中有很多就是他跟他的妹妹甚至女儿生的。现在我们当然很讶异血缘内婚的存在,但早期人类不知道在生理学上,近亲通婚可能会产生不健康的变异,所以用血缘内婚维持血统的纯正。

 

血缘外婚,也就是避免和近亲通婚的观念,是人类后来才发展出来的。然而这个现在被普遍接受的观念,它的历史其实并不长久,大约是直到四五千年前才发展出来的。

 

 

盘古开天地

 

中国的创世纪故事则非常独特。

 

希伯来的创世纪里,有亚当、夏娃;埃及的创世纪里,有奥西里斯、伊西丝。两性的婚姻最后产生了人类、创造了历史。但中国的创世纪里最早开天辟地的只有一个叫做盘古的神。

 

盘古现在我们写成盘古。但在古代的记录里它有许多不同的写法,所以我们推测在古代,盘古可能只是一个发音。他是一个神话、一个借由口传的传奇故事。因此记录的人才会用不同的文字去记录<span style="font-size:13px;color:#333333;b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