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九歌(三) 大司命和少司命 殷媛小聚 蒋勋

导读—  「司命」在文字意义上还可以理解到「主管」、「掌控」命运的大神的力量。阅读《九歌》原文,一开始的「广开天门」、「飘风」、「冻雨」都有可能在创造死亡之神降临的威力,如狂风骤雨,使众生惊怖。

九歌-大司命与少司命

云门的《九歌》是诸神的颂赞吗?

原始初民的祭神仪式有绝大部分来自对不可知的宇宙自然的敬或畏。

敬畏天,因此有「东皇太一」;敬畏太阳,因此有「东君」;敬畏「云」或「雨」,因此有「云中君」;敬畏河流,因此有「河伯」、「湘君」、「湘夫人」;敬畏山林中的鬼魅魍魉,因此有了「山鬼」;敬畏死亡,因此有「大司命」、「少司命」,敬畏战争中凄惨死去的亡魂,因此有了「国殇」。

神话的仪式是初民在茫昧旷野里祝祷诸神对自身存在的庇佑,趋吉避凶,因此有「巫」、「觋」用肉身供养,祈祝诸神降福,也是用「巫」的肉身讨好取媚天上诸神。云门的《九歌》彷佛用现代仪式在舞台上重新请神降临,却又同时悲悯初民众生受神宰制,卑微匍伏于神的脚下,使「请神」的同时暗藏着对高高在上的诸神的背叛。

云门《九歌》里,「神」总是踩踏在「人」的身上。「神」的趾高气扬凸显著「人」的卑微屈辱。

云门《九歌》里特别是「司命」这一段,使人感觉到诸神宰制众生的悲哀。

「司命」在文字意义上还可以理解到「主管」、「掌控」命运的大神的力量。阅读《九歌》原文,一开始的「广开天门」、「飘风」、「冻雨」都有可能在创造死亡之神降临的威力,如狂风骤雨,使众生惊怖。

云门舞台上「大司命」、「少司命」配合着西藏喇嘛仪式中的梵唱,声音极为低沉浑厚,在空间里产生巨大共鸣,彷佛肺腑之音,摧肝裂胆。

作为舞台上的表演,云门《九歌》大量使用祭典的音乐,使舞剧更接近原始仪式的庄严。近代歌舞戏剧历史都追溯到远古「巫」的祭典仪式,说明「歌」、「舞」、「戏剧」的起源。

祭典当然不同于表演,一名乩童,为了请神附身,解决现世迫在眉睫的大旱、水涝或疫病,他的身体在敬与畏间的颤抖、迷狂、承受剧痛的能力,都不会是纯粹为表演而表演的演员能够企及。

然而最好的表演者,在舞台上往往像神灵附身的「巫」,有纯粹表演达不到的「魅力」。

云门「司命」一段,众生受神摆布,舞台上芸芸众生被无形的线牵制着,如同傀儡,他们相爱、互殴、拥抱、相逢、离别、生或死,都主控在「司命」手中,「少司命」玩弄着人,「大司命」又玩弄着「少司命」,像是一场权力的竞技。

「命」如果彻底不可知,爱恨生死忧伤喜悦就只是情绪的贪嗔痴,像经文上说的「无明所系」,也许云门版本的「司命」传达的就不只是死亡的畏惧,一声声的梵唱咒语,低沉如此,却回荡不已。舞台如果是「道场」,或许可以在众生缠缚的千丝万缕中让观众看到一点点解脱的迹象吗?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做商用,版权归蒋勋先生所有。

欢迎关注蒋勋艺术工作站:http://www.jiangxun.org

或者加入蒋勋艺术工作站QQ群:472217233














倾听蒋勋蒋勋老师音频节目收听方式点击关注…


重读红楼活动正在进行中,敬请点击关注…

1

赞一下

100%
0

踩一下

0%

最新评论

评论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