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 - 细说红楼梦 - 第02回下-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

人们常常觉得这是乖谬的个性,是不近人情的。可是一个社会如果没有给这样特立独行的人一个空间,这个文化大概就会越来越走到堕落的路上去。《红楼梦》的作者是有感而发地来列举这些名字的。他让我们再一次回溯历史,回顾走向悲剧刑场的这些人,他们是在完成自己,可这种完成是如此困难。

蒋勋

蒋勋 - 细说红楼梦 - 第02回上-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

作者不喜欢儒家这一套东西,喜怒不形于色,表面上担风袖月,其实背后隐藏的是努力求官。很多隐藏的封建社会里人际关系的一些小事件,今天不太容易懂,因为当今的人情上没这么复杂。贾雨村的性格至此就慢慢显露出来了。

蒋勋/蒋勋艺术工作站编辑

蒋勋 - 细说红楼梦 - 第01回下-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红楼梦》里很多诗词,都有暗喻,很像我们在庙里抽的签。现在年轻朋友也会到庙里求签。女朋友几天不理你,痛苦不堪,就会到庙里面抽一个签,看她到底还会不会理你。可是从抽出来的那个签看,还是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理你,因为所有的签都是诗,讲的也都是模棱两可的话。

蒋勋

蒋勋谈"焚稿断痴情“

八十回以后的《红楼梦》或许已非原著,但在文学批评以外,写好写坏都不重要,因为我们可以不爱文学,却不能不爱生命。

蒋勋

蒋勋谈大观园青春记事

大观园里,一个春天到夏天的青春记事。青春王国里,各人有各人的心事,各人看到各人的风景,各人也要了各人的因果。

蒋勋

蒋勋谈“韶华竟白头”

春末夏初,大观园里花开烂漫,岁月如此韶华盛极,美到彷佛使人惋叹无奈,然而告别的时刻就要来了。

蒋勋